万家灯火

jump

【周江】话太少国王

【周江】话太少国王
话太少国王周x中央之地小公主江
女装有(雾
架空吧……
一小部分改编自童话故事《画眉嘴国王》,
ooc预警!!!!!
新手上路,请多担待!
因为另外一篇文难产了所以写个小白文调节一下QWQ
应该是一个童话故事...(大雾
1.背景介绍
在“这片”大陆上有着许许多多的国家,有的是占据大片山水富饶之地的大国,有的国家可能只有一个村庄大小。大大小小的国家在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战乱之后终于取得了短暂的和平。而根据因地制宜的发展原则以及适应自然环境的原因,不同的国家发展起了不一样的文明,在北方的城市中,依据天然的冰川与常年不化的积雪,建立起了易守难攻的要塞,北方的外交使臣在几十年不懈的努力之下终于取得了与南方各国的长久交易。
事情起源于南方的一个小商人偶然之间发现在一个山矿里蕴含了大量的火种,商人起初觉得火种十分好看,赠予了一位来自北方的友人,在友人回到自己的国家之后,惊讶地发现火种竟然可以持续供应一个月的热量,这个发现让小商人看到了商机,于是商人买下了那块有矿洞的地皮,雇了几个人开采火种,并且通过友人运往北方,在南方被视作废料的火种在北方却获得了天差地别的待遇,一时之间火种在北方以疯狂的趋势蔓延开来,上至国王贵族,下至贫民百姓
,在保证食物的前提下火种成为了必不可少的生活用品。
商人的生意越做越大,树大招风,商人的成功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于是随着时间的发展,交易火种逐渐成为了南北方最大的贸易往来。但是新的问题也随之产生了,在南北方之间的火种贸易发展得越来越好时,中央的国家开始在运输上打起了主意。这其中以“普通国”最为强大,“普通国”的名字并不是自己家的国民起的,而是人们发现“普通国”的国民们是最趋近于人类原始形态的种族,在北方国和南方国都相继出现了一系列异变的大势之下“普通国”犹如一块净土,无论周围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普通国”都是原来的样子。
南方有一位著名的政治家曾经提起过这个国家,当时“普通国”还正处于发展之中,国力微弱,那位政治家说道:“普通国”的改变是潜移默化的,统治者是一个擅长于心理战的人才,他懂得怎样适应大环境带来的影响,并且不动声色地进行调整,是“这片”大陆最被看轻的国家。这一番话最后得到了验证,在突如其来的一天,各国统治者惊讶地发现“普通国”在南北方火种贸易的生意交流中赚取了高额的利润,这样一个国家几乎垄断了火种贸易大部分的中转站,大批的火种都必须经过“普通国”的手里才能从南方运到北方。在中央之地上。
“普通国”开始建立了起了自己的辉煌国度。在某一天里,“普通国”的王后诞下了一个小公主,奇怪的是,国王给小公主取了一个特别的名字:江波涛。
TBC
嘤嘤嘤第一章竟然一个人物都没有写出来第二章争取小周和小江都能出场QAQ

【周江】不早不晚

周江
新手上路
ooc预警、慢热文
返老还童周x遗愿清单江

暂定旁观者视角!!!!!

第一章没有进入主线
第一章小周没有上线.....
1.医院
我愤恨地擦干净留有秽物的嘴角,昨夜一顿丰盛的晚餐并没有带给我好处,相反我抱着马桶,在半夜里吐了个天昏地暗……撑着架子走出来时,我的病友正靠着床边的墙,他的视线总是看向窗外,我曾经因为好奇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但是只有一堵高高的墙孤零零的立着,我皱着眉,暗自想到这堵墙拆掉后对医院的盈亏,我是个商人,凡事利益为上,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它给我带来了财富,所以我乐意顺着这习惯,这家医院是我的一处产业,高昂的费用总让我喜悦,但是我没有想到我会为了当初的一个决定而后悔不已,是的在我缓慢地翻过身去后,偷偷的打量了一下我的病友,他竟然似有察觉地冲我笑了一下,我摆了个笑脸,这是个善于打交道的人物,我想了想,不自在地又翻回身子。
老板,医院收取的费用已经很高了,我不觉得应该通过这样一个安排,我眯了眯眼,说道:你觉得我需要一个新的助理么。我的现任助理皱起了眉头,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妥协了,他放缓了声调,恭敬地答道:我会照办的。我很喜欢他的觉悟,“好好干啊。”我拍了拍他的肩。
自此一个病房两个床位的措施正式运行,期间有过许多家属提过意见,但是最后也不了了之了。我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满意的看着公关部提交的处理报告。透过落地窗俯瞰着这座城市,当我喝尽杯子里的最后一口酒,意外发生了。
几天后,做好检查我被放进了这间病房等死。然后遇见了这个病友,第二天我们打了个招呼,他告诉了我他的名字,江波涛。我笑了下,打趣道:你五行缺水啊。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又仿佛在怀念,“好多人这么说过,”最后他这么答道……我本来应该放弃这个话题的,因为我的肚子不大好受,理智告诉我应该结束谈话,但是我看着他,顺口地继续了话题,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是他给我的感觉还不错。
是你的朋友们吧,他们是怎么样的人呢?江笑了笑:确切地来说是队友,不过是朋友也没错。我有点惊讶,队友?我开始好奇了思索了一下决定问道,你年轻的时候打球?他放下手里的书,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是电子竞技啊……我愣了愣,有一半是因为这个答案更多的是他眼里闪烁的光芒,大概是很重要的东西。我下了结论。
江把书合了起来,我预感到他要讲一个很长的故事,但是我难得的有耐心听着。期间还插了一句:“我有个孙子,他也在打这个。”江笑了笑:是嘛……我没有说话,将我把那小兔崽子赶出去自立的话吞了下去,这时候我适合做一个安静的听众。
夜晚的病房静悄悄的,我还算有良心的批准了改善医院隔音的申请,倒是免了不少麻烦。江手里还拿着那本书因为角度的原因我没有看清,或许是一本本子,我偷偷想着,不过没过多久我就沉浸在了江的故事中,更确切地来讲是他的回忆……
后来我不止一次想到我在人生末年能遇到江和他的故事,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